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震序

如果法官只会判决“有罪”……

  我从检察机关出来当律师14个年头,办理刑事案件无数,不知不觉中发现了一个问题,怎么现在的刑事法官只会判“有罪”了?

  2000年以前,我成功办理过两起无罪案件,一起是尹亚东涉嫌运输毒品海洛因(40公斤)案,一起是李富荣涉嫌挪用公款、受贿案。2000年以后,我办理的案件中,无罪案件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不外乎三种可能:一是我的能力下降;二是我接的案件均是有罪的;三是法官只会判有罪了。

  在这里,我不去分析哪种可能性大,就像标题一样,我们说的是“如果”。用“如果”去套三种可能。

  很显然,“如果”我的能力下降,“如果”我接的案件均是有罪的,并不会对社会稳定造成多大的影响。但是“如果”刑事法官只会判有罪了,那问题就严重了。

  因为不管怎样开庭都要判被告有罪,所以一些法官开庭时会很不耐烦,觉得开庭过程无聊。最常见的表现就是,法官对律师在庭上的发言极不耐烦,只准讲要点,不准展开论述,会用5分钟告诫律师“节约时间”而重复打断律师只需2分钟就能讲明的问题,甚至有的法官还会反感律师发言的语调,“请你讲话不要抑扬顿挫,浪费时间”。律师询问证人,证人语无伦次时,法官马上帮忙,制止律师的发问……等等这些,不一而足。这样一来,控、辩、审构成的三角关系,变成了控、审一家的线性关系,律师成了“走程序”的陪衬者。无论有多少法律规定要求保障律师的权利,到这里都是空话。

一些“问题案件”中,国家动用侦查、起诉、审判的司法资源,制造出一些“灰色人群”。 他们中有的根本不清楚自己是否犯罪,有的则知道自己无辜。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他们有了案底,也就是犯罪记录。今年以来揭露出的河南赵作海案、广西王子发案等冤案,就是例子。这些人势必对司法的公正丧失信心,无形中成为了仇视社会的潜在群体。而且,在中国文化里,有犯罪记录是件可怕的事,虽然现在我们嘴上说不歧视犯过罪的人,其实在很多人的观念里,犯过罪的人就划进“坏人”之列了。与古代在犯人额头上刻字不同的是,现代人把“此人是罪犯”的烙印刻在心里。

  有不少司法人员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还在为他们的严厉判决沾沾自喜,以为为社会稳定尽其所能了。其实他们已经铸成大错,不仅浪费了宝贵的司法资源,还为社会的不安定埋下了隐患。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作者:张振宇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