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震序

律师不作为,几乎置人于死地

  人们经常把犯罪嫌疑人比作病人,将律师视为医生。但是,在人们的眼里律师与医生最大的不同是,医生犯错误可能致病人死亡,而律师绝对不会。作为律师,我以前一直也是如此认为。然而,我最近承办的一起案件,彻底颠覆了这种认识。

  景洪的陈某涉嫌运输毒品,被普洱市检察院批捕,陈的亲属到昆明找到了我。我接受委托后赶到普洱,在侦查员的陪同下会见了陈某,得知:陈某在普洱市看守所向同案犯杨某传话,要求杨承认“曾接过吴某的电话(吴某系在逃毒贩)”,结果被检举。而且,陈某携带的写有案件情况的字条也被查获!本来想证明“陈某涉嫌运输毒品证据不足”的,结果案情急转直下,不仅“不予起诉”的努力泡汤,陈某还有了生命之忧。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陈某应了做二手车生意的同行吴某请求,替其送车和钱到昆明。从景洪到思茅的路上,吴打电话叫陈接上杨某。后边防官兵检查时,在车内查获9000多克毒品。杨某承认是帮吴某购买毒品,并协助抓获同案犯岩某,岩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陈某则一直称自己是无辜的,并拒绝在指认毒品以及毒品称量等笔录上签字。后来陈、杨、岩3人被羁押于普洱市看守所。

  陈某被拘留后,其亲属在景洪为他聘请了律师。但是,该律师拖了30多天,直到陈某被依法逮捕,都没有去普洱见陈某。陈十分着急,就托同监舍的人把侦查员告诉的情况写下来,想等“舍友”的律师来会见时,让律师帮忙看看该怎么办。结果那字条一直揣着,直到被查获。

  关于“托人传话给杨某,要其承认接过吴某电话”一事,陈某解释说,因没有律师的帮助,不知道该怎么做,自己感觉很冤枉,希望杨某能实话实说,这才托人传话。

  涉毒案件,“是否明知”是罪与非罪的标杆。我曾经为涉嫌运输40公斤海洛因的犯罪嫌疑人成功作过无罪辩护,是因为他没有司法解释规定的几种被推定明知的行为。而陈某在看守所里的举动,无疑是授人以柄。究其原因,虽然是陈某自己干了“画蛇添足”的傻事,但律师的不作为,令他不能及时得到帮助,因此,律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自然会竭尽全力为陈某辩护。但此事值得一说的是,律师不作为,其危害堪比医生不作为。

  当事人切记,律师切记!

作者:张振宇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