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事实合同关系的司法认定

  一、案情简介

  1993年,中介人高某得知昆明某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信公司”)要给“800兆”手机投保的信息后,将该信息提供给某保险公司的两位领导。保险公司的领导承诺,如果此事办成,可以向高某支付手续费。之后,高某就约两家公司领导见面,促成了“800兆”手机投保业务的成交。保险公司的领导同意按通信公司代收“800兆”保险费的3%提取手续费给高某,并安排保险公司的员工戴某某、文某某把3%的手续费支付给高某。

  1994年5月至1998年1月其间,高某共收到手续费88300元。2002年3月,戴某某、文某某因涉嫌贪污被逮捕。检察机关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相关账务进行鉴定,结论是:1993年4月至1998年7月期间,文某某以“手机或传呼机手续费”按3%至5%不等的比例,从国内营业部银行账户中提出手续费243万多元,其中以通信公司的名义提取手续费100多万元。2003年,昆明中院认定戴某某、文某某构成贪污罪。随后,高某才得知自己的合法利益受到侵害,遂委托谢同春律师作为代理人将保险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支付95万余元中介费。


  二、本案的焦点、难点

  本案的焦点和难点在于:(1)在无书面合同的情况下,如何证明当事人之间形成了居间合同关系?(2)在案件同时涉及刑事犯罪的情况下,如何处理刑事法律关系和民事法律关系之间的矛盾?


  三、判决结果和理由

  本案经官渡区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采纳了原告律师观点,判令保险公司支付高某报酬95万余元。保险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昆明中院审理后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而后,保险公司还是不服,又向省检察院申请抗诉。昆明中院再审后维持了二审判决。


  四、本所律师发表的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接受高某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高某(以下称高某或原告”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省分公司(以下简称被告或保险公司)居间合同纠纷一案中高某的委托代理人,我们参加了法庭的庭审调查,提出如下代理意见,请法庭采纳:

  一、 案件的基本事实

  (一)庭审中,原告向法庭提交了一共四组证据:

  第一组证据,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昆刑经初字第12号《刑事判决书》、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4)云高刑终字第100号《刑事裁定书》。对于该组证据,被告方没有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提出异议,也未对其证明的事实提出异议。

  该两份证据证实:1.戴某某、文某某因为贪污保险公司公款被判刑; 2. 戴某某、文某某向公司领导提出对方除10%的安全奖外,还需要3%的手续费。公司领导同意了,但强调安全奖和手续费必须按照协议全部支付给对方; 3.保险公司出具的“关于手续费的说明”,就通信公司而言,公司没有采用过手续费包干的做法,而是采用的据实列支的方法; 4.保险公司与通信公司签订的代办保险业务的协议中,未约定除安全奖以外的手续费提取事宜;5.戴某某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前,接受司法机关的询问时,主动承认其在手机保险业务中将手续费100余万元占为己有;6. 案件于2004年3月4日做出终审判决。

  第二组证据:系戴某某、文某某贪污一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昆刑经初字第12号案件)中的证据材料。该组证据系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昆刑经初字第12号案件中的卷宗材料,系国家司法机关制作的文书,属于民事诉讼证据中的书证,不属于证人证言,证据形式符合民事诉讼法第63条中规定的证据形式。该组证据证明了以下内容:

  1. 王某某证言笔录(证据第10页)

  王某某说道:我问高某有没有关系为保险公司拉点业务,高某讲还是这种机会拉保险业务,我将这个信息向保险公司营业部领导马某、王某讲。他们很高兴,答应如果做成了,可以给中介人手续费。我把这个信息告诉高某。后来营业部财务室的文某某通知我去帮高某领钱时,我才知道保险业务签下来了。

  2. 马某证言笔录(证据第24页)

  马某在回答关于10%安全奖之外,还按3%~5%提手续费的问题时说道:戴某某、文某某提出,对方除10%安全奖外,还要3%的手续费。我们研究,为了保住业务,决定让戴某某、文某某提取这笔手续费给对方。后来两人陆续来提手续费,我和王某都签字同意了。但前提是全部支付给对方。

  3. 戴某某供述笔录(证据第26-27页)

  戴某某在回答提取800兆移动公司代收保险费的3%的手续费的问题时说到:“按800兆移动公司代收保险费的3%提取手续费是马某定的,他让我们把3%的手续费支付给介绍人高某。

  4. 文某某供述笔录(证据第32页)

  文某某在回答“送给800兆的手续费是给谁?为什么要给?”的问题时说:手续费是给高某;马某答应的,这项业务是高某拉来的,手续费给高某就行。

  5.原告高某的询问笔录(证据35页)

  高某在回答“你与保险公司有何经济往来时”,答道:通信公司(简称800兆)要给800兆手机投保,我认识保险公司的人,就给他们做了介绍。业务做成后,马某告诉我,我可以给你一定比例的中介费,这是公司的规定。中介费是保费的3%。后来保险公司给过我数目不等的现金。

  第三组证据:云南亚太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亚太鉴G字(2002)第4号《司法会计鉴定报告》,该证据系戴某某、文某某贪污一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昆刑经初字第12号案件)中的证据材料。该组证据证实:

  1. 本案被告自1993年8月1日至1998年7月31日期间,向通信公司收取其代收的“800兆”手机保险费额2749万元;

  2. 本案被告自1994年4月至1998年1月陆续支付给本案原告的代理手续费总额为8.83万元的事实;

  3. 1993年8月1日至1998年7月31日期间,在办理通信公司的保险业务过程中,以手机续费提出的款项为1040015.00元。

  第四组证据:查询牡丹卡账户历史明细,该组证据证实:自1996年12月至1998年1月期间,保险公司通过转账的方式分12笔向高某支付手续费41200.00元。该事实在第三组证据中也得到印证。

  证人王某某出庭作证证实:

  800兆手机的保险业务是1992年通过高某介绍促成的;当时保险公司同意,800兆手机在保险公司投保,按照保险费的3%-5%提“手续费”给高某作为报酬。在高某介绍该笔业务之前,保险公司没有承保800兆手机的业务。保险公司获得该笔业务后,向高某支付了报酬。

  以上证据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锁链,足以证明以下事实:

  1992年,通信公司要给800兆手机投保,通过高某介绍,最终促成被告保险公司获得了800兆手机的保险业务。保险公司承诺,按照手机保险费额的大约3%支付给原告高某报酬(当时的约定称之为“手续费”)。自1993年8月1日至1998年7月31日期间,保险公司向通信公司收取其代收的“800兆”手机保险费额2749万元;自1993年8月1日至1998年7月31日期间,保险公司在办理800兆手机保险业务过程中,共提取800兆手机手续费1040015.00元。按照保险公司的规定,该“手续费”是据实列支,应当全额支付,不允许保险公司工作人员截流提取。自1994年4月至1998年1月期间,保险公司仅仅向高某支付了8.83万元的手续费,其余951715.00元“手续费”被保险公司工作人员戴某某、文某某据为己有。戴某某、文某某因为贪污包括该笔款项在内的公款,被处以刑罚。

  二、本案的法律关系

  本案中,高某在保险公司与通信公司800兆订立手机的保险业务的过程中,受保险公司的委托,向其报告签订合同的机会,并介绍双方认识,为保险公司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最终促成双方签订保险业务合同。随后,保险公司向高某支付了“手续费”。这一民事行为符合《合同法》第420条关于居间合同的规定。保险公司向高某支付的“手续费”,按《合同法》的规定,其法律性质属“居间合同的报酬”。按照居间合同的关系,被告保险公司应当支付报酬。

  由于当时的法律对于居间合同没有规定,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的第1条的规定,本案应适用《合同法》的有关规定处理。

  居间合同属于《合同法》规定的有名合同之一。按照《合同法》第426条的规定,居间人促成合同成立的,委托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报酬。本案中,高某提供了中介服务并取得了成果,介绍并促成保险公司与第三人通信公司订立了“800兆”手机的保险业务合同。委托人保险公司有义务按照约定向高某支付报酬,即双方约定的“手续费”。自1993年8月1日至1998年7月31日期间,被告共提取800兆手机手续费1040015.00元,除已经支付的8.83万元,还应当继续支付报酬951715.00元。

  三、本案的诉讼时效并未届满

  本案中,原告是直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4)云高刑终字第100号《刑事裁定书》做出后,才知道自己应当获得的报酬被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贪污。在此之前,原告是无法得知800兆手机的保险费总额,也无法得知保险公司提取的“手续费”数额。按照《民法通则》第137条的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计算。因此本案的诉讼时效应当自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4)云高刑终字第100号《刑事裁定书》做出时开始计算,即自2004年3月4日开始计算。到原告起诉之日2005年5月10日,未超过两年,本案的诉讼时效并未届满。

  综上所述:原告高某为被告与通信公司签订800兆手机保险业务合同提供了居间服务,促成了被告与通信公司之间保险业务合同的订立;按照居间合同的法律关系,被告保险公司应当支付报酬951715.00元;本案的诉讼时效尚未届满。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应当得到人民法院的支持。

  代理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

  律师:谢同春、孙继竑

  二〇〇五年六月九日


  五、办案体会

  本案法律关系并不复杂,但由于无书面合同,且涉及保险公司内部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如何收集证据证明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居间合同关系,以及如何处理刑事犯罪与民事交易之间的关系,是本案中需要律师重点解决的问题。代理律师对本案涉及的法律法规、法律关系、证据材料等进行了全面深入细致的分析后,通过对相关证据的收集与合理组织,提出如下观点:(1)原告与被告之间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居间合同关系;(2)保险公司内部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不能否定双方之间的民事合同关系。经过审理,法院采纳原告代理律师的意见和主张,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在当时的背景下,本案对人民法院审理类似刑民交叉案件,对确立不能以刑代民的审判思路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