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涉外买卖合同纠纷中的诉讼时效认定

  一、案情简介

  1993年8月10日,原告香港天山贸易公司(以下简称天山公司)与被告昆明××食用菌场(以下简称食用菌场)签订协议,由原告向被告购买牛肝菌。原告于1993年7月至8月支付原告货款1008726元,被告主张1993年6月20日发给原告一车牛肝菌,1993年8月至9月发了二个车皮,价值883040元;1993年9月30日,被告传真给原告称1993年9月30日昆明至香港的车皮已发出,下车皮预计10月20日至10月25日之间发出。1994年5月15日被告致函原告,称已向原告发了三批货,价值1415480元,扣除原告已支付的1008726元,原告还应支付被告货款408726元。原告主张并未收到被告10月20日至10月25日之间发出的第三个车皮的货物,并于1998年3月10日向昆明铁路公安处凉亭派出所报案,后派出所答复称该案不属刑事案件,而属于原、被告之间的经济纠纷,故不予立案。

  高崇华律师接受原告天山公司的委托,代理了本案。一审法院以原告的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为由,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二审法院则改判被告食用菌场向原告天山公司支付欠款63046元。2001年终审判决下达后,在强制执行中,食用菌场为了逃避还款责任,变更了经营场所,法定代表人也“人间蒸发”。高崇华律师于2006年10月向一审法院提出通过边防协助,限制食用菌场法人代表出境的申请,后食用菌场法人代表在出境时被边防人员扣留,并通知法院,法院当场执行了被告的欠款,高律师为天山公司挽回了6万余元的损失。


  二、本案的焦点、难点

  本案的焦点是:(1)天山公司是否多付了货款?(2)天山公司的起诉是否已过了诉讼时效?本案的难点是:在强制执行中,5年来一直找不到被告的下落,如何协助法院解决这一执行难的问题。


  三、判决结果和理由

  (一)一审判决结果和理由

  1.判决结果

  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2.判决理由

  (1)确认被告只是发了二个车皮的货物。

  (2)本案双方购销的主体是香港企业与内地企业,适用双方签订合同时的涉外经济合同法,诉讼时效为四年,但原告未能举出证据证实在1993年10月至1997年10月向被告主张债权或提出请求,且在1998年3月向公安机关报案时已超过四年,故原告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

  本案一审判决后,原告不服,将本案上诉至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二审判决结果和理由

  1.判决结果

  (1)撤销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2000)官经初字第466号民事判决。

  (2)由食用菌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向天山公司支付欠款人民币63046元。

  2.判决理由

  (1)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不能证实1993年2月6日向上诉人发过货。

  (2)双方认可的货物价值为945680元,故被上诉人应向上诉人支付欠款63046元。

  (3)关于诉讼时效的问题完全采纳了代理律师的意见。


  四、本所律师发表的代理词(二审)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接受天山公司的委托,指派我担任上诉人天山公司与食用菌场货款纠纷一案中的诉讼代理人参加了本案诉讼。现依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本案中被上诉人只向上诉人发了三个车皮的牛肝菌。

  在双方于1993年8月10日签订食用菌协议书之前,上诉人就于1993年7月16日向被上诉人支付过20万元人民币。协议订立后,上诉人又分三次向被上诉人支付了货款共计1008726.00元。对此,双方均无异议。

  在诉讼中,被上诉人举出1993年2月6日一份铁路货票来证实已发了三个车皮,这一证据不能证明被上诉人的这一主张。理由如下:

  1.该份货票不能证明货物就是发给上诉人的,因其载明的收货人是深圳玉田大厦,且数量不符。

  2.被上诉人在未签订合同和收到货款的情况下就发了近50万元的货物,显然不符合交易习惯。

  3.被上诉人只发过两个车皮,分别是626381车皮号和629721车皮号,对此,上诉方已认可,证据为被上诉人1993年9月1日和1993年9月30日所发的传真。在1993年9月30日的传真中,被上诉人明确表示下个车皮预计在1993年10月20日至25日之间,但两次庭审中,被上诉人无法举出这段时间或之后已发过第三个车皮的牛肝菌。

  4.被上诉人1994年5月15日发给上诉人的信件中称,被上诉人已发了三个车皮的货物,通过收支两抵后,上诉人尚欠被上诉人货款40万余元。在原审中,被上诉人又为何不对此欠款提出反诉?在原判认定被上诉人只发了两个车皮的货的情况下,被上诉人为何不上诉?上述疑点充分说明,被上诉人没有发过所谓第三个车皮的货物。

  二、对于本案认定的被上诉人欠上诉人货款125686.00元以及计算的价格、数量的事实,代理人认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双方已认定的事实有:

  A、被上诉人已收到货款1008726元;

  B、每批货物为580桶;

  C、每桶净重为45斤;

  D、每斤成本价为18元。

  根据双方认可的事实,我方计算的公式为:52200kg-3480kg(每桶扣除短重3kg)=48720kg(实际重量)×每斤18元=876960元+牛干菌干片6080元(64斤×95元)=883040元-被上诉人收到上诉人的货款1008726.00元=125686.00元(实欠上诉人货款)。

  三、本案不存在诉讼时效已经超过的问题,大量证据充分证明,上诉人不断向被上诉人主张自己的权利,有中断的法定情形。

  首先,此案属涉外买卖合同纠纷,诉讼时效期限为四年,诉讼时效应从1994年5月15日起开始计算。这有被上诉人寄给上诉人一份单方结算函件为证。本案的诉讼时效应从上诉人5月21收到该份函件起算,不能按原判认定的从1993年10月20日至25日之间(即被上诉人致上诉人函件中所称的第三个车皮预计发出的期间)起算。因为在这段时间,尚不能确定上诉人的的权利是否会被侵害。当第三个车皮未发出时,上诉人于1994年元月4日发了一份电传给被上诉人要求对账时,被上诉人于1994年5月15日寄了一份对账函件给上诉人时,上诉人才知道,按被上诉人的说法,被上诉人已发了三个车皮的货,上诉人反而欠了被上诉人40万余元。直到此时,上诉人才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了侵害。为此,为了查清被上诉人是否发了三个车皮的货,上诉人于1998年3月向昆明铁路公安处凉亭派出所报案,1999年12月,凉亭派出所回函认为是经济纠纷,不属刑事案件。

  基于以上事实,按照我国有关法律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第9条的规定,本案诉讼时效应从1999年10月的回函时间重新计算,因此,上诉人于2000年6月向原审法院起诉,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其次,在今天庭审中,大量证据充分说明上诉人向被上诉人不间断主张过自己的权利。

  从信件看,1995年1月14日、1995年10月27日、1997年4月18日的三封信件,明确说明被上诉人欠12万余元,要求尽快归还,而且信件还有回执单。

  从发出的七份电传内容看,1994年1月4日,上诉人发了一份对账电传给被上诉人,1994年5月15日又向被上诉人寄了一份单方结算函件。至此,上诉人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后,从1994年8月至9月、1995年12月26日、1996年7月24日不间断地致电被上诉人,要求尽快归还货款,上诉人所发的电传上面均有被上诉人的传真号和传真时间。

  从上诉人提供的1993年10月至1996年8月期间,香港电讯局电脑打印出来的传真记录看,发给被上诉人以上的传真时间,与香港电讯局记录的传真时间是一致的,被上诉人的传真号与上诉人电脑记录的传真号也是一致的。

  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出,尽管庭审中被上诉人否认收到上述电传,但大量证据说明,上诉人在不间断地主张权利,有主张——中断——主张法定情形,从这里可以看出,即使上诉人不向公安部门报案,本案也不存在诉讼时效消灭的问题。

  综上所述,大量证据说明上诉人在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后,一直在持续不断地向被上诉人主张自己的权利,而被上诉人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其已向上诉人发出了第三个车皮的货物,因此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退还12万余元的货款,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恳望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支持上诉人的原审诉请。

  代理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

  律师:高崇华

  二〇〇一年四月十八日


  五、办案体会

  本案属牛干菌买卖合同纠纷一案,虽然争议金额不大,但属涉外纠纷。在当时,甚至今天来看本案也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其一,被告食用菌场在一审和二审中始终坚持主张发了三个车皮的牛干菌给香港天山公司。而香港天山公司则始终认为只收到二个车皮的牛干菌。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究竟谁在说谎?若不查清这一事实,那么云南的投资环境在港商心目中就会产生负面效应。因此,在接受本案时,出于对当事人的负责,我曾多次到货运站去调查。经查,食用菌场根本没有在1993年2月6日发给香港天山公司第三个车皮的牛干菌,其关于发过三个车皮牛肝菌的说法完全是不实之词。

  其二,关于诉讼时效问题。一审判决以诉讼时效已经消灭为由驳回了香港天山公司的诉请。二审中,我为了证明本案未过诉讼时效费尽了心思。香港天山公司于2000年6月就本案向官渡法院提起诉讼,而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生意往来是在1993年至1997年近四个年头中开展的,要查寻双方的电话、电传往来,从而证明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法定情形实为不易。因此,为了在二审赢得胜诉,我多次同香港天山公司负责人联系和沟通。在我的指导下,当事人硬是在香港邮局将1993年至1997年期间与食用菌场负责人的通信电传、电话记录全都调取出来,并得到了二审法院的认可和采信。

  其三,本案在执行过程中,被告食用菌场的经营场地一夜之间消失,导致案件执行一拖就是四年。虽然执行标的不大,但香港天山公司的负责人对大陆法院执行难的状况并不理解,曾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这不仅给承办法官和我产生了压力,另一方面也给大陆司法形象带来了负面影响。为此,我代香港天山公司向法院提出对被执行人限制出境的边防协助执行申请。最后此案得以圆满执行。这一执行方式,为以后解决民事案件执行难的问题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有效的思路。

  通过本案的代理,我深深体会到,作为一名律师,业务素质和能力固然不可或缺,但是,责任感和敬业精神更为重要!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