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8.22森林警察房建云持枪杀人案

一、案情简介

      房建云,男,系云南省森林自然中心北郊森林派出所警察,2000年8月23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2000年8月30日被逮捕。

  2001年8月9日昆明市人民检察院以房建云犯故意杀人罪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其指控称:房建云因其妻子徐某在农贸市场因与人起冲突被打后,携抢返回市场二次并与市场工作人员王成君、钟太安、马云生产生冲突后,拔出手枪,连开三枪,击中王成君等三人并误伤公民汤松芝、吴乌县。后王成君死亡,钟太安和马云生经鉴定为重伤,汤松芝、吴乌县构成轻微伤。

  马律师接受房建云的委托为其进行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刑事处罚的辩护,马律师提出:其一,房建云在主观上没有杀人的故意。房建云是合法持有枪支,且是以枪上膛、关保险的方式随身携带枪支。房建云去农贸市场的目的是去解决纠纷的,过程中也劝阻过其妻、岳父和朋友曹某,当对方实施了猛烈的不法侵害的时候才开枪,这是基于一个警察职业习惯的本能反应。其二,房建云实施的是正当防卫,目的是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后果上,正当防卫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事实是被害人先动手打人,房建云作为人民警察在遭受暴力袭击的时候,可以使用武器,虽然房建云受当时情况所限未鸣枪警告,仅只是违反使用规定程序。其三,农贸市场经营者马云生私自设立非法保安组织,是导致本案发生的深层原因,这样的非法组织并不能正常地维护社会治安和市场秩序,而只是维护雇佣者的利益。并且房建云有自首情节。一审法院判决房建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房建云不服上诉至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马律师补充提出:一审法院认定房建云是“负气携抢参与纷争”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实,仅仅只是一种推理;再者一审法院认定房与受害人是互殴行为而否认了是受害人先动手的事实,是回避了认定正当防卫的关键事实,是判决定性不准、适用法律错误。马律师坚持认为房建云主观上无杀人故意,其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且有自首情节,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二审法院随后对一审法院的判决进行了改判。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接受被告人房建云的委托,依法出庭为其辩护。根据法庭调查和起诉书的指控,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一、被告人房建云主观上无杀人故意,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首先,法庭调查已证实房建云是合法持有枪支,且房建云是以枪上膛、关保险的方式,随身携带枪支的事实。房建云带着21发子弹的动机(枪膛外的)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去报复杀人,这显然与房建云、房建平和妻、嫂四人去农贸市场解决纠纷的事实情况相悖,应予排除;二是防卫的可能性,这与房建云的警察身份和其工作惯例相符合。

  其次,房建云到王旗营农贸市场的目的是去解决纠纷。虽然在此过程中,其妻有踢翻瓜子摊的过激行为,但是房建云也劝阻了其妻离开农贸市场,欲到小坝派出所反映解决。这是认定本案性质非常重要的一个事实,证明了房建云主观上无报复杀人的故意。

  第三,被告人房建云是在受到不法侵害行为攻击下开的枪。当房建云看到其老岳父和曹庆才去农贸市场论理时,才追到农贸市场,劝阻其老岳父。这时出乎房的预料,对方突然实施了猛烈的不法侵害行为,在这样的情况上,房建云才开的枪。正如房建云在法庭上所述,直到今天“我都还是说不清当时开枪的动机”,这是一个人、一个警察职业习惯的本能反映。

  所以,综观本案所有事实和证据,均无证据证明房建云有开枪杀人的主观故意。

  二、被告人房建云实施的是正当防卫行为,目的是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后果上,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

  公诉人认为房建云的行为是间接故意杀人。本案定性的关键在于间接故意杀人与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致人伤亡的区别。区别在于间接故意杀人是实施非法行为,正当防卫是实施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行为。本案中,公诉人认为房建云与被害人之间是互殴,双方都是不法行为,没有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

  辩护人认为,公诉人指控互殴,无证据证实。全案证据有且只有一个证人张少华证言,房建云与市场保安互相推攘,而其他所有证人,包括被意外误伤的证人吴乌县(本案附带民事原告)均证实,是被害人先动手打人,且听到马云生喊“打、打……”。首先推攘并非互殴;其次,当时人多,事态较乱,张少华所见后映入其记忆的情景就是房建云与被害人的吗?再次,张少华指认过房建云吗(无此指认笔录)?他看见的是其他人的呢?所以,公诉人指控房建云与被害人互殴事实不成立。

  本案证据所证实的事实是,被害人首先对房建云实施不法暴力侵害行为,将房建云的眼镜打掉,在受到前后夹击的暴力攻击下(鉴定证实房建云腰背部皮下出血),才向攻击者开枪。因此,房建云的行为是正当防卫。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九条第10项的规定,“暴力袭击人民警察、危及人民警察生命安全的”,房建云可以使用武器(并非杀人凶器),房建云虽然受当时情况所限未鸣枪警告,仅只是违反使用规定程序。事实上,这种正当防卫超过了必要限度,致人死亡和重伤,应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条第2款之规定处罚。

  三、王旗营农贸市场经营者马云生私自设立非法保安组织,是导致本案发生的深层原因。

  王旗营农贸市场经营者马云生为其自身利益,非法设立保安组织,其人员都是没有签订任何劳动合同(钟太安陈述卷宗第253页),没有经有关部门统一招收、统一培训,这样的假保安、这样的非法组织只会维护雇佣者的利益,怎能维护社会治安、市场秩序?只会对社会治安埋下隐患,本案就是这一隐患的必然爆发,是非法组织、非法侵害行为导致的结果。一审法院在对被告人房建云量刑时,应对这一起因和根源作充分考虑。

  最后,起诉书和公诉人认定被告人房建云的自首情节是客观的,符合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收集原则,辩护人表示支持和尊敬。

  综上所述,被告人房建云没有杀人的主观故意;其实施的是正当防卫行为,后果上超过了必要限度;被告人房建云具有自首情节;被害人马云生非法设立保安组织是造成社会危害的祸因。一审法院量刑时应予考虑,对被告人房建云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望一审法院采纳辩护人的辩护意见。

  此 致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

  律师:马军

  二00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