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赵某某贩卖毒品案

  一、案情简介

      赵某某,男,42,彝族,小学文化,农民,因涉嫌贩卖毒品,2004年3月26日被普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04年4月26日经普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思茅市人民检察院向思茅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2004年1月的一天,被告人熊有安在澜沧县城找到被告人赵某某,二人共商贩运毒品事宜。2004年3月16日,被告人赵某某用摩托车带被告人熊有安到谦六乡腊撒村拿得装有海洛因的四个易拉罐后,按约定由熊有安一人步行将送毒品到普洱再交给赵某某。同年3月20日中午,熊有安通知赵某某已到达普洱县城,当天下午17时30分许,熊有安在普洱车站接到王珍(赵某某之妻)后,在宁洱宾馆登记时,被普洱县禁毒民警查获,当场缴获熊有安背在包内的四个易拉罐,内装溶液经称量净重为1118克,经挥干称量海洛因重量为685.38克。根据熊有安的供述,2004年3月25日17时许,普洱县公安局禁毒民警在澜沧县南岭乡将闻讯外逃的赵某某抓获。

  张振宇律师提出实物证据不能证明毒品于被告人赵某某有任何关系、言词证据中熊有安的供述与赵某某的供述相矛盾互为孤证、公诉机关对被告人赵某某的指控建立在无根据的确认熊有安供述的基础上的辩护意见。

  在未缴纳任何罚金的情况,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赵某某无期徒刑,赵某某没有提出上诉。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被告人赵某某的辩护人,根据法庭调查的事实和法律,谨发表以下辩护意见请法庭采纳。

  一、对公诉机关出具证据的意见

  为证明起诉书对被告赵某某的指控,公诉人向法庭出具了以下证据:查获经过,扣押毒品清单,毒品称量笔录,毒品鉴定,毒品照片,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

  从证明本案犯罪事实的证据分类,公诉机关的证据为二类:一是实物证据;二是言词证据。

  1、实物证据不能证明毒品与被告人赵某某有任何的关系。

  本案的实物证据,证明了毒品的性质和重量,与人身关系有关联的是第一被告熊有安,是其携带毒品被公安机关人赃俱获。实物证据与被告人赵某某没有任何的关系。

  2、言词证据中熊有安的供述和赵某某的供述相矛盾,互为孤证。

  首先,公诉人出具的证人证言,实质是对犯罪嫌疑人的讯问笔录,只能证明被讯问者与本案无关,不具有证人证言的证据效力;其次,被告人熊有安的供述和被告人赵某某的供述相矛盾。

  因此,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某某的犯罪事实,本案证据没有形成证据链。

  二、公诉机关对被告人赵某某的指控建立在无根据的确认熊有安供述的基础上。

  公诉人在法庭辩论中反复提出确认熊有安供述的理由:一是如果不是赵某某的毒品赵某某为什么要用摩托车带熊有安;二是如果不是赵某某的毒品赵某某为什么要借钱给熊有安;三是如果不是赵某某的毒品赵某某为什么要让和姐姐去河南玩的老婆给熊有安送钱,她们为什么要买短途车票;四是如果不是赵某某的毒品赵某某家的包怎么会被熊有安用来装毒品。

  起诉书正是以上述“如果”为根据,认定被告人熊有安供述为事实。我们知道,认定犯罪事实必须根据形成锁链的证据来加以证明,孤证是不能证明案件事实的,对孤证的评判更不能用“可能”、“如果”这些或然性的推理来作依据。

  三、赵某某属于预备犯罪。

  根据被告人赵某某的供述,被告人熊有安三次来到赵某某家找赵(熊有安当庭承认),称其搞得到毒品,请赵帮找买主,赵某某打电话联系过“老板”。因老板还没有来,熊有安提出其要去找坐牢时的朋友想办法,向赵某某借钱借包。熊有安在运毒的过程中被人脏俱获,和所有的惯犯推脱责任一样,熊有安将责任推给了赵某某。

  本案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赵某某见到过毒品,更没有证据证明毒品是被告人赵某某的。如果按照公诉人的推理,那么,被告人熊有安曾经因为向缅甸人赊毒品进行贩运被判刑7年,其有毒品的来源和贩毒的经验,并且是其三次到赵某某家找赵,没有理由不认为毒品是被告人熊有安的,既然毒品是被告人熊有安的,就更没有理由认为其不是在被告人赵某某联系的老板没有来时,单独去贩卖毒品。其向赵借钱借包,要赵用摩托车送他一程以及赵的老婆去送熊所借的钱,不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吗?

  综上所述,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某某的事实不成立,赵属于预备犯罪。请法庭根据事实和法律作出公正的判决。

  此致

思茅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 张振宇律师

  2004年9月10日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