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郑某某运输毒品案

  一、案情简介

      郑某某,男,1966年2月2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农民,家住湖北省当阳市两河镇群合村三组。因涉嫌运输毒品于2003年12月20日被德宏州公安局拘留,2004年1月16日经本德宏州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起诉书指控:2003年12月20日14时30分,被告人陈风、刘成强携带毒品乘坐卧铺车途径木康公安检查站时,被执勤人员抓获,当场从卧铺车最后排上床床垫下查获海洛因1084克。被告人陈风、刘成强交代组织运输毒品的主犯郑某某在芒市准备乘飞机前往昆明。德宏州公安边防支队干警于当日21时39分在芒市机场候机厅将被告人郑某某抓获。

  张振宇律师,对本案的全部指控证据逐一进行评判,指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郑某某运输毒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法院一审判处被告人郑某某死刑,经二审书面审理,改判被告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被告人郑某某的辩护人,现根据事实和法律,谨发表以下辩护意见请予采纳。

  一、对公诉人出具的14组证据的意见。

  1、查获经过和抓获经过。

  该组证据反映的是“经过”,在这一经过里,能证明被告陈风和刘成强被人赃俱获,但不能证明毒品与被告人郑某某有任何关系。

  2、称量记录。

  该证据为实物证据,证明的是毒品的重量,与量刑有关,但不能证明与郑某某的人身关系有关。

  3、鉴定书。

  该证据为实物证据,证明的是案件的性质和毒品的种类。与郑某某的人身没有任何联系。

  4、扣押物品清单。

  该证据与指控被告人郑某某涉嫌犯罪的事实没有关系,不能证明被告人郑某某涉嫌犯罪。

  5、物证照片。

  该证据与指控被告人郑某某涉嫌犯罪的事实没有关系,不能证明被告人郑某某涉嫌犯罪。

  6、辨认笔录和十六张照片。

  该证据与指控被告人郑某某涉嫌犯罪的事实没有关系,不能证明被告人郑某某涉嫌犯罪。

  三被告人相互认识,没有人否认,因此从十六个人中辨认出被告人郑某某是正常的。

  7、三张身份证复印件。

  与证明被告人郑某某涉嫌犯罪的事实无关。

  8、被告人郑某某的机票一张。

  与证明被告人郑某某涉嫌犯罪的事实无关。

  9、被告人郑某某身上带的被告人刘成强的物品。

  被告人刘成强的物品在郑某某身上的原因,被告人刘成强已经交代得很清楚了,是其向被告人郑某某借钱时要押给郑的,因为吃饭时酒喝多了,留在了桌子上,郑付款时被告陈风和刘成强已经回他们住的酒店了,郑帮刘带在身上的。

  10、被告人陈风和刘成强持有的车票。

  与证明被告人郑某某涉嫌犯罪的事实无关。

  11、被告人郑某某前科的判决书。

  与证明被告人郑某某涉嫌犯罪的事实无关。

  12、被告人郑某某被抓后绝食等的证据材料。

  与证明被告人郑某某涉嫌犯罪的事实无关。

  13、侦查机关出具的四份情况说明。

  说明:三被告人手机通话的清单没有查到;陈风交代的“易飞”没有查获;陈风交代的三个缅甸人没有查获等。就是说,首先,被告人交代的手机通话的情况,没有通话清单相印证,三被告交代的通话的次数、顺序、呼入和呼出等情况无法证实。其次,陈风交代的“易飞”和“三个缅甸人”是否存在无法证实,没有关联的其他证据,陈风交代的“易飞”和“三个缅甸人”是孤证,是不应该被采信和确认的。

  14、三被告人的供述(各三份)。

  首先,三人从广州到昆明的时间是矛盾的,被告郑某某说他2003年12月15日从广州坐火车来昆明,到昆明后住在利明旅店204号房间;被告人陈风说自己是2003年12月16号从广州坐火车来昆明的,并说是和被告郑某某一齐,在火车上认识了被告人刘成强;而被告人刘成强说自己是2003年12月17日从广州坐火车来昆明的。其次,被告郑某某不承认实施过犯罪,起诉书对其的指控是完全根据被告人陈风和刘成强的供述。最后,被告人陈风的交代矛盾百出,被告人刘成强的供述很多是“听说”,并后来翻供。

  被告人陈风的交代相互矛盾:A、关于与三个缅甸人交易毒品,他先是说进了出租房后,缅甸人把四块海洛因递给他,郑某某叫他先回酒店,他就走了,郑某某在付钱给缅甸人;后来他说是进了出租房后缅甸人把四块海洛因递给郑某某,郑某某再把毒品递给他的,整个经过说的很详细;庭审中,他又说他根本没有进过出租房,里面的情况他没有看见。B、关于2003年12月20日早上6点的事,他先说他给郑某某打电话后,郑某某到车站和他们见了面;后来又讲他们是在电话里和郑某某联系的。C、关于毒品的数量,他先是讲“易飞”叫他带320克,郑某某的780克,毒品称量后,他又说郑某某的是764克;D、关于是否有分工,他在侦查机关交代他和刘成强有明确的分工,但在庭审中他又说他不清楚刘成强是否知道带毒品;E、关于是否和郑某某一起乘车,在侦查机关的供述中他说是和郑某某一起去乘车到云南,庭审中他又说没有和郑某某一起上车;F、关于毒品的种类,在第一次讯问中,他说“易飞”只说叫他带毒品,不知道是那种毒品,在第二次讯问中他又明确是带海洛因;G、关于海洛因包装的问题,第二次讯问中其回答过“外面用黄色塑料条包装,最里层是用白色的塑料包装,海洛因是成条状的,我们将其包装成块状”,当本辩护人针对该回答,问其所说的“我们”指谁时,其完全否认说过关于毒品包装的以上交代。

  而被告人刘成强的有罪供述,很多都是听说的,但是,其没有听说过“易飞”,没有见到陈风和郑某某与缅甸人交易毒品。

  二、起诉书对被告人郑某某的指控完全依据被告人陈风和刘成强的供述,是错误的。

  我们知道证明犯罪事实,必须根据形成锁链的证据加以证明,各个证据环节之间应该是相互联系,相互印证的。

  本案中,除了被告人陈风和刘成强的供述外,其他证据都不能证明被告人郑某某与起诉书指控的犯罪有关。

  庭审中,针对三被告人从广州到昆明时间上的矛盾,公诉人以老百姓把日期记错是很正常的事来解释,显得是那样的苍白。三被告人供述时间上的矛盾,在行使着国家侦查权、控告权的机关面前,是不难搞清楚的。因为侦查机关、公诉机关的职能就是查清事实真相。而查清事实真相,就必须解决这样和那样的矛盾。遗憾的是,这些矛盾没有得到解决。公诉人拿到法庭的是充满了矛盾的证据材料,这些矛盾仅仅用老百姓很容易搞错是不够的,也是不行的。因为不搞清楚这个问题,就不能排除被告人陈风和刘成强事先编造认识“老四”经过的可能,就不能排除被告人郑某某所说他们三人是在从昆明到瑞丽的车上才认识的可能,就不能排除被告人陈风和刘成强嫁祸郑某某的可能。

  关于“易飞”和“三个缅甸人”的交代,完全是被告人陈风一个人所说的,没有任何相关的证据相印证。公诉人在庭审中出具的“情况说明”,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无法查获与没有证据是一样的道理。

  庭审中,公诉人用了不少的如果来支持自己的观点:如果被告人郑某某不是本案的主犯,他为什么会和被告人陈风和刘成强在同一张车上;如果郑某某不是本案的主犯,他怎么会装着被告人刘成强的东西;如果郑某某不是本案的主犯,被告人陈风和刘成强怎么会知道他乘飞机去昆明。这些太多的如果,不但对证明被告人郑某某与本案有关没有帮助,反过来证明,如果被告人郑某某是本案的主犯,为了割断与运输毒品的联系,他完全不会身上带有与两被告人有关的东西,也不会告诉两被告人自己坐飞机到昆明。

  事实非常清楚被告人陈风实施了整个犯罪,从广州来云南的目的就很明确,交易毒品,携带毒品,藏匿毒品皆是其所为。而其供述中的矛盾百出。公诉人无法回答这些矛盾,仅以被告人刘成强的供述来左证,称两被告人的供述相吻合。在无法解释被告人陈风的矛盾供述的情况下,用被告人刘成强很多“听说”的左证,严重违反证据规则。因为两被告人同住一室,又共同运输毒品,其后果他们是完全清楚的,公诉人怎么来排除他们为推卸责任而嫁祸给被告人郑某某的可能呢?

  关于被告人刘成强的东西为什么在被告人郑某某身上,被告人刘成强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公诉人说刘承认他和郑某某在看守所里串供,却拿不出证据来。公诉人确认在看管森严的地方两被告串供,为什么就没有考虑过被告人陈风和刘成强同谋嫁祸被告人郑某某呢?

  以两个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来认定郑某某犯罪,并不顾供述存在的百般矛盾,无疑是在作机械的数学运算。犯罪供述带有主观的意志,是根据人的主观意志而转移的,不能几个人说他是他就是,说他不是他就不是,因为其犯罪供述没有客观的证据来左证。

  综上所述,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郑某某运输毒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法庭公正判决,郑某某无罪!

  此致

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律 张振宇律师

  2004年9月16日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