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云南安厦建筑工程公司申请再审其与林某某租赁合同纠纷一案

一、案情简介

      2006年2月28日,原告林某某与熊某某(本案另一被告)签订建筑物资租赁合同。双方约定租金由熊某某签字认可,担保方安厦建筑工程公司第四工程处负责人代某某(本案另一被告)支付。之后,由于租金的支付问题及租赁物损失问题,三方产生纠纷诉至法院。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职务行为的后果归于单位,公司的分支机构的行为后果归于公司,代某某作为云南安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第四工程处的负责人,其以云南安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第四工程处的名义在对外经济合同中的签章行为属履行职务的行为,其行为后果应由应由安厦建筑工程公司承担。合同的定性应以合同所记载的真实意思进行确定,云南安厦建筑工程公司第四工程处虽然在合同担保栏签章,但其是合同租金的直接承当者,因此云南安厦建筑工程公司是经原告及被告熊某某同意的债务转移承担者,其应承当租金的支付责任。一审法院判决:1.由被告云南安厦建筑工程公司支付原告租金67634.44元。2.由被告熊某某支付租金材料损失费99702.48元。双方均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云南安厦建筑工程公司第四工程处是租赁合同约定的债务转移承当者。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给付租金和材料损失款的义务。由于云南安厦建筑工程公司第四工程处系云南安厦建筑工程公司的分支机构,其对外不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该履行义务应由云南安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担。二审法院判决:由上诉人云南安厦建筑有限公司向上诉人林某某支付租金及材料损失费147634.44 元。


  高崇华律师授理申请人云南安厦建筑工程公司委托后,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并从云南安厦建筑有限公司第四工程处在未获得申请人书面授权的情况下对外签订担保合同是否合法有效;申请人是否是一、二审法院所认定的债务转移的承担者;一、二审法院认定申请人为债务转移承担者是否超出了原、被告双方的诉讼请求等三个方面进行了周密而严谨的论述。最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1.云南安厦建筑工程公司第四工程处所作担保违背担保法的规定,对申请人不具有约束力;2.原审确定本案为债务转移没有事实依据,并且该认定超出了诉讼双方请求及答辩范围;3.原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因此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支持了申请人的再审申请,裁定提审本案。本案是2008年《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修改后,本所第一件成功申请再审的民事案件!

  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原审被告)云南安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原审原告)林某某

  被申请人:(原审被告)熊某某

  被申请人:(原审被告)代某某

  申请人不服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曲中民终字第855号民事判决,该判决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㈠、㈡、㈢、㈣、㈥、(十二)项之规定,以及该条第二款规定“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裁定的情形…”盼贵院再审此案。

  再审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本案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违反了《民事诉讼法》179条第一款第12项和第二款之规定。

  原一审被告熊某某未书面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参加诉讼,2007年6月27日签订的委托书中熊某某签字实属假冒,所谓熊某某的特别授权代理人高学礼实施的诉讼行为无效。二审法院在未查明该事实的情况下,继续审理,属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并已影响案件审理结果。(见证据一)

  原审原告林某某的诉讼请求是要求申请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而一、二审法院却错误的将担保责任认定为债权债务转移进行审理,违反了不告不理原则。(见证据二)

  从二审判决书中,熊某某“年龄不祥”的表述可以看出:二审法院在本案关键当事人熊某某尚未到庭的情况下,书面进行审理,显然违反法定程序。何况,熊某某在一审委托书签字的真实性已存在问题。而且熊某某只有在本案到庭,才可以查明整个案件事实,但他却一、二审都未到庭参加庭审,致使本案事实无法查清,严重影响了案件的公正审理。

  二、一、二审法院遗漏了本案一些关键事实,导致认定事实不清,并在认定的的事实中,缺乏证据加以证明。违反了《民事诉讼法》179条第一款第㈠、㈡、㈢项之规定。

  1、本案遗漏的事实是:被申请人代某某以申请人下属分支机构第四工程处负责人的身份于2006年2月21日与被申请人熊某某签订《工程分包合同》,将瑞和新城7号、10号、12号楼的建设工程分包给熊某某进行施工建设。由于熊某某缺乏必要施工设备,代某某以申请人下属第四工程处负责人的身份与被申请人林国正签订了《租赁合同》,租用施工设备进行施工建设。同时被申请人代某某在未经申请人授权的情况下,以申请人下属第四工程处的名义,在《租赁合同》中私自与被申请人林某某、熊某某约定了租金的担保责任。申请人直到被申请人林某某诉至法院才知道该担保责任的事实。2006年10月13日被申请人熊某某完成了瑞和新城7、10、12号楼的施工建设。被申请人代某某与熊某某结算后,在工程验收时,发现熊某某擅自减少了工程量,已支付给熊某某的工程款为1426292.14元,包含本案争议的6万多元租金已支付给了熊某某,并还多支付了4万余元。(见新证据三)

  2、8万元的材料损失,是子虚乌有。其理由如下:第一,在一审庭审中,代某某问林某某“原告,我担保范围的财产是否在”,林回答:“在。”由此可见,既然担保的财产都在,何来损失?(见庭审笔录P6证据四)第二,原告林某某自己杜撰了一份财产损失清单为89868元。然后作了一份结算清单,由熊某某在该结算单上签字并认可8万元的损失,一、二审对熊某某的签字是否真实,尚未查清;何况是在申请人没有参与结算损失的情况下,凭什么8万元的材料损失费,由申请人承担。第三,在林某某自己杜撰熊某某签字的《模板租金结算》单中写到“以上情况同意由代某某直接支付”;充分的说明了材料损失费不应由申请人承担,而应由被申请人来承担。第四、只有在林某某向一审法院提交的《租赁合同》中,有关于担保方承担材料损失费的约定;而在代某某与熊某某所持《租赁合同》中均没有该约定。代某某向二审法院提交其所持《租赁合同》时,二审法院却无理拒收。已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并影响了案件的公正审理结果。(见证据五)

  3、一、二审法院未查明代某某是否有担保授权的情形下,错误的将租赁合同中的保证责任认定为债权债务转移。

  一审法院认定被申请人熊某某与林某某签订《租赁合同》,被申请人代某某代表申请人约定了担保责任。但一审法院却没有查明作为申请人下属分支机构的第四工程处负责人代某某是否有申请人的担保授权?在未查明代某某是否有担保授权的情况下,就将由租赁合同中的担保责任产生的债务判令由申请人来承担,这一认定显然是违反法律规定的。而二审法院仍然忽视了该关键事实,甚至错误的将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担保关系认定为债权债务转移关系;抛开被申请人代某某是否有担保授权的前提,申请人下属第四工程处和被申请人林某某之间,只存在担保关系,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债权债务转移关系;更何况申请人已经支付了包括租用施工设备租金在内的工程款1469081.61元给被申请人熊某某,债权债务关系只可能存在于林某某与熊某某之间。

  三、代某某以申请人下属第四工程处名义实施的担保行为,属于个人行为;一、二审法院认定代某某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适用的法律错误。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179条第一款第6项之规定。

  1、一、二审法院错误的适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

  云南安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第四工程处既没有在工商行政登记机关申请过登记,又未领取过营业执照,其仅仅是云南安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分支机构。而一、二审法院错误的适用公司法第14条之规定,将其定性为分公司是毫无依据的。

  2、被申请人代某某无担保授权,其行为属于个人行为,不属于职务行为,申请人不应承担担保责任。

  云南安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第四工程处,是申请人下属分支机构,不具备民事主体资格。该处负责人代某某,在未经申请人授权的情况下,擅自在《租赁合同》中与被申请人林某某、熊某某约定担保责任,其行为属无权代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条之规定: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职能部门不得为保证人。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经法人书面授权的,可以在书面授权范围内提供保证。代某某以安厦建工四处名义签订的《担保合同》未经申请人书面授权,故应属无效担保,申请人不应承担任何合同责任及担保责任。何况,依据《合同法》第48条之规定,代某某未经申请人的授权,事后申请人又未追认,该担保行为的法律责任,应由三被申请人来承担,申请人不应承担法律责任。

  四、近9万元租赁材料损失费系被申请人林某某、熊某某恶意编造,毫无任何事实依据,申请人不应承担该损失。

  被申请人林某某庭后提供的材料损失清单中显示出租时间为2006年7月5日;与租赁材料的使用期(2006年3月至6月)不符。同时,该笔近9万元材料损失费是在申请人未到场的情况下,由林某某、熊某某单方面结算得出,也未经过申请人下属第四工程处负责人代某某审查和认可,存在大量不真实情况。而且,熊某某共计结算给林某某18万余元租金就造成近9万元的租赁物损失,违背常理,显然是被申请人双方恶意串通、蓄意捏造、图谋不轨。故申请人不应该承担该损失!

  综上所述,盼贵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之规定依法再审,以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云南安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2008年4月20日


  补充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原审被告)云南安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原审原告)林某某

  被申请人:(原审被告)熊某某

  被申请人:(原审被告)代某某

  申请人不服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曲中民终字第855号民事判决,于2008年4月20日向贵院提出申诉。承蒙贵院于2008年5月21日受理了此案。现申请人在原申诉状的基础上,在补充如下申诉事实及理由。

  一、三方于2006年2月28日签订的《租赁合同》为无效合同。从曲靖中院下达的判决内容可以看出,该判决未对合同的性质及效力进行确认,所以导致判决结果严重错误。

  1.从《租赁合同》第六条内容,担保方申请人第四工程处的鉴章及手写的担保内容及负责人代某某的签字可见,该合同就第四工程处的法律性质而言,属担保合同中的一般保证合同。而曲靖中院在性质上未做认定,从另一方面认定四处代某某的签章行为属职务行为,从而推导出申请人是债务转移的承担者,这一认定不仅极为荒唐,且严重偏离法律相关规定。

  2.当确认四工程处在租赁合同为一般保证的法律性质后。法院就必须审查并确认该保证合同是否有效,然而法院却没有进行确认。事实上,申请人下属第四工程处与第三人签订的保证合同为无效合同。

  其理由如下:

  第一、申请人下属四工程处属分支机构,在该租赁合同签订时,申请人从未知晓,也未经申请人书面授权第四工程的负责人有权对外签订担保合同。原审就这一事实,也已查清。但未作处效力认定,而是从相反的角度认定为属履行职务行为。显然实属风马牛不相及。

  第二、通过上述查清的事实,依据《担保法》第十条规定:“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不得为保证人”和第二十九条之规定:“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未经法人书面授权或者超出授权范围与债权人签订保证合同,该合同无效…”显然,从租赁合同中产生的保证合同为无效合同。

  第三、《担保法》中的第十条、二十九条中所规定的保证合同效力,为强制性规定,因此,再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之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为无效合同。显然2006年2月28日,三方签订的《租赁合同》就第四工程处在保证范围中确定的保证合同属无效合同,这是无可争议的!

  二、曲靖中院,依据租赁合同第6条的内容,认定申请人是债务转移的承担者,这一认定极为错误,且属有悖法律规定。

  曲靖中院在认定债务转移时,申请人认为:这一概念就没有弄清。本案中,就不可能存在所谓:“债务转移的承担者”这一说法。

  合同债务转移承担,是指在不改变合同内容的前提下。合同债权人、债务人通过与第三人订立协议,而将合同债务全部或者部分地转移给第三人承担的法律行为。

  通过这一概念,结合本案事实,不难看出就不存在债务转移这一法律问题。先从合同的主体看:债权人、债务人及第三人,均属独立承担民事责任能力法人或者自然人,本案中租赁合同双方是自然人,而所谓的第三人是申请人的分支机构,不具有法人的民事行为能力。也没有经申请人授权,在主体方面上根本就不具备债务转移的法定条件。

  另外,从租赁合同保证的内容及形式要件看,第四工程处完全具备担保合同中一般保证合同的特征,何来“债务转移”这荒唐的说法。

  更重要是,在认定“债务转移”时,在其背后必须具有一个基础关系,也就是,债务转移的承担者是因为这些基础关系而引起的。从本案上述事实可见,就没有这一基础关系的存在。原审法院这一轻率认定,对申请人来说是极为不负责任的!

  综述, 盼贵院依据原审申诉状及补充申诉书,支持申诉人的申诉事项。

  此致

  申请人:云南安厦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2008年6月27日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