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峨山工行建设工程欠款纠纷

  一、案情简介

      闽鸿装饰公司与峨山工行先后签订了四份装修合同,各自按约履行了义务。后天子苑酒店成立,接手装修事宜,闽鸿装饰公司与其又签订了一份合同,并且在施工中又陆续增加装修工程,而对增加部分又未签订合同。最终,闽鸿装饰公司因为工程尾款问题将峨山工行和天子苑酒店告上法庭。

  一审法院认定原告与二被告分别签订的五份合同均合法有效,各方当事人均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由于施工中又陆续增加工程且未签订合同,故现不能确认峨山工行、天子苑酒店各自应承担的工程款金额,现尚欠原告的工程款,依法应由二被告共同承担。一审宣判后,峨山工行不服,提出上诉。

  谢同春律师作为上诉人峨山工行的代理人,参与了二审。

  代 理 词

  审判长、审判员:

  中国工商银行峨山彝族自治县支行上诉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云南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欠款纠纷一案中,我作为上诉人中国工商银行峨山彝族自治县支行的诉讼代理人,针对本案焦点,依据客观事实和相关法律法规,提出以下代理意见,请合议庭予以考虑:

  一、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之间签订的四份合同已经履行完毕,上诉人已支付完全部工程款,双方无未结清债权,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一审诉请的工程款不应由上诉人支付。

  1、1997年10月12日至1998年7月28日期间,上诉人以建设工行干部培训中心为建设目的共与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四份合同(《室内装饰工程合同》2份、《天子苑外墙喷漆装饰合同书》、《天子山门面装修合同书》),四份合同书约定的工程项目均在1998年内完成,总价款为8065021.9元。合同签订后上诉人按照合同约定认真履行了支付工程款的义务,截至1999年6月上诉人共支付了980万元的工程款。庭审中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也没有证据证明其与上诉人之间有超出980万工程款之外的工程款债权债务关系。至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四份合同全部履行完毕,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也全部结清。

  2、本案之所以增加合同以外工程是由于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与上诉人峨山工行建设标准不同而产生,峨山工行建设的只是干部培训中心,而天子苑温泉酒店建设的是酒店。本案争议的工程是合同以外的增加工程,是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之间产生的,故应当由第二被上诉人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公司向第一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支付该工程款。1999年6月4日,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成立,其股东为玉溪租赁(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玉丰农村信用合作社。上诉人将由自己筹建的天子山温泉干部培训基地资产转让给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2004年8月24日,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4)玉中民二初字第76号《民事调解书》,由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公司归还上诉人为筹建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垫付的建设资金,该资金上诉人至今也未收回一分。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成立后,于99年8月自行于施工单位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按酒店建设规模的要求签订装饰工程合同追加工程,后又以建设方的名义与施工方对各项工程进行审计结算并支付工程款。一审中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提供了这份审计结果并以此为诉讼依据,从这份报告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审计结算是在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和天子苑温泉酒店之间进行,并且双方都对结算结果签章认可。上诉人从不知道也未参与其中,故上诉人认为该工程款只应由天子苑温泉酒店承担支付责任。

  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是两个独立的法人,享有独立的民事主体资格,独立地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

  1、庭审中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认为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是由峨山工行干部培训中心改名而来,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之间是内部关系;又称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的运作、人事安排都受到上诉人的控制。干部培训中心不是独立实体,而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则是于1999年6月4日依法进行了工商登记并领取营业执照的独立的法人实体,与上诉人之间不存在任何投资或其他内部关系。其所称“控制关系”在一审、二审中都未向法庭提供充分的证据来说明。

  2、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称其与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之间的工程审计系上诉人委托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所做的送审行为。但是在庭审中被上诉人并没有提出关于委托事实的依据。另一方面被上诉人又签字认可了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作为建设方的身份。所以,“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的送审行为是上诉人的决策、委托并认可的行为”也是不能成立的。

  三、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向上诉人主张债权的诉讼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上诉人签订的四份合同所涉及的工程已于1998年完工,上诉人于1999年6月最后一次向被上诉人支付了工程款。之后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就只向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追要过功臣可。直至被上诉人起诉之日,被上诉人再没有向上诉人主张过任何权利。因此即使上诉人仍然是工程建设方,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起诉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限。

  综上所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之间的四份合同已全部履行完毕,债权债务关系已经解除,上诉人没有任何法定或约定的义务向被上诉人昆明闽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被上诉人因与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之间另行签订的工程所产生的工程款,应当要求峨山天子苑温泉酒店有限公司支付。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此 致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

  律师:谢同春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五日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