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劳动合同纠纷

  一、案情简介

      杨某原是工行职工,其欲调至广发行工作,经工行领导研究后表示同意其工作调动。但是工作调动仅处于两行商调阶段,杨某在未收到正式调动通知的情况下,便到广发行上班。工行向杨某发出书面通知,要求其回原单位上班。杨某在接到通知的第二天回到单位,后便旷工达200多天,工行遂对杨某作出除名决定。杨某不服,起诉至法院,要求撤销除名决定、恢复公职、补发工资。

  谢同春律师作为第一被告工行的代理人,深入了解了案情后,提出了以下代理意见:杨某确实曾经是工行的员工,但是其没有按照正常时间上班,擅自到第三人处工作。先是不定期请假,经通知催促后,回单位上班时间也不正常,请假、补假,甚至无故旷工。其行为严重违反劳动纪律和考勤制度,工行对其作出除名决定是正确的。而且,除名决定已经合法送达杨某的母亲,因此杨某对除名决定的仲裁申请已经超过了法定期限。

  一审法院采纳了第一被告工行的观点,判决驳回原告杨某的诉讼请求。判决宣告后,杨某不服,以其在知道被除名后,就不断找人行、政府、人大等机关反映,故仲裁申请未超过仲裁期限为由,提出上诉,坚持其一审的诉讼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杨某又向检察院递交申诉书,引起检察院抗诉,从而再审本案。

  代 理 词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原审被上诉人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营业部(以下简称工行)的诉讼代理人,针对本案争议焦点,依据客观事实和相关法律法规,谨发表以下代理意见,望法庭采纳。

  一、云南省人们检察院在民事抗诉书中认定的事实与客观事实不符。

  1、云南省人民检察院认定:“经商谈双方同意调杨某”。检察院对这一事实认定错误。客观事实是:1997年10月7日,广东发展银行昆明分行(以下简称广发行)向工行发出一份《广东发展银行昆明分行商调联系函》,拟商调杨某到广发行昆明分行第三支行工作,并要求工行“如果同意调出,请先将该同志的全部档案、最近健康情况、近期表现鉴定材料及同意调出函等材料寄来我处,待研究后再函告,未函告前不要介绍前来”。接到广发行的商调函后,经工行党组研究,同意调出杨某。同时,工行按照广发行商调函的要求,将杨某的档案寄给广发行。工行与广发行并没有经过任何的商谈做出任何人事决定,也未办理过任何正式的调动手续。

  2、检察院认定:“杨某即到广发行昆明分行上班,工行营业部未提出异议”。检察院的这一事实认定与客观事实不符,工行从不知道杨某已经到广发行去上班,其间还通知他尽快回来上班。事实上,杨某自1997年10月8日以后就没有按照正常时间上班,由于工作繁忙,1997年11月27日,工行向杨某发出要求其速回工作银行上班的通知。当时工行根本不知道杨某已经到广发行上班。接到工行的通知后,杨某第二天回到工行上班,但其工作时间一直不正常。从1997你 12月1日到1998年2月1日杨某连续补假23天,从1998年2月4日到1999年1月5日,除去节假日,杨某共旷工213天。在此期间,工行并不知道杨某的去向,甚至当工行根据《劳动法》、《企业职工奖惩条例》对杨某做出除名决定时都无法找到杨某将该决定送达其本人。迫不得已,工行只好在5个月后将除名决定送达杨某的母亲处。

  3、检察院认为:“工行营业部无权要求杨某到工行营业部上班,更无权对杨某作出除名决定”。检察院的这一认定错误。由于杨某对工行隐瞒了到广发行上班的事实,才会有1999年1月18日的除名决定。工行根本不知道杨某已经和广发行建立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况且,杨某与其他单位建立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并不影响与杨某之前建立劳动关系的工行依据法律法规对其作出处理。杨某无故旷工213天,工行根据《企业职工奖惩条例》对其作出除名,该除名决定并无不当。

  二、工行对杨某的除名决定是依法做出,不存在撤销的问题,杨某无权要求工行恢复其职工、对其补发工资。

  1、我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第二项规定:“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二)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或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十八条规定:“职工无正当理由经常旷工,经批评教育无效,连续旷工时间超过15天,或者一年内累计旷工时间超过三十天的,企业有权予以除名”。杨某在一年内无故旷工213天,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杨某无视用人单位工作制度和工作规章的行为极其严重,工行有权对其予以除名。

  2、庭审中,杨某称是工行副行长通知其到广发行上班。这样的陈述极其荒唐。杨某要调入的是广发行,并非工行,工行没有权利通知其到广发行上班。况且,如果如杨某所说,是工行通知其到广发行上班,怎么他后来又会到工行补假,工行在作出除名决定后,又会找不到杨某本人?

  3、本案中,杨某已和广发行建立事实上的劳动关系。虽然广发行没有与工行办理杨某的调动手续,但通过庭审可以看出,从1997年12月26日开始,杨某就以广发行信贷科科长的身份开展工作,在一份98年1月20日的《广东发展银行昆明分行信贷调查审批表》中“信贷科长意见”就是由杨某填写并签名。广发行对杨某的用工时间长达五个月,在此期间却不发调令,不办理调入手续,并且至今不给杨某明确的答复,对劳动者极不负责任,侵犯杨某劳动权的是广发行而不是工行。

  三、关于申请劳动仲裁的期限。

  劳动部办公厅215号文《对关于临时工形式是否存在等问题的请示的复函》(以下简称215号文)第三条规定:“当事人因不可抗力或者有正当理由超过规定的申请仲裁失效的,仲裁委员会应当受理。职工对开除或者除名决定不服,向用人单位(或者)上级机关提出申诉,应属于有正当理由”。这里所说的“正当理由”是指在劳动争议发生后,即开除或者除名决定做出以后,劳动者在法律规定的60天的申请仲裁期间内不停向用人单位或上级机关申诉,以致超过了60天的 申请仲裁期限。而本案中,工行于1999年1月18日做出除名决定,因一直找不到杨某,无奈之下,一直到1999年5月5日才将除名决定送达杨某的母亲。但从1999年5月5日到2000年5月杨某向人大反应情况一年多的时间中,杨某从没有找过工行,也未向工行及工行的上级主管部门提出过申诉。因此,杨某就工行的除名决定申请仲裁已经超过法定的申请期限。

  综上所述,工行对杨某的除名符合法律规定和法律程序,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杨某对工行的申诉请求。

  此 致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

  律师:谢同春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