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云南华盛屋业有限公司诉安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其他合同纠纷案

   一、案情简介

      因安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拖欠云南华盛屋业有限公司代建费用,云南华盛屋业有限公司委托张振宇律师提起诉讼。诉称:1999年7月7日,原、被告签订《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代建付款协议书》,就原告为被告代建培训中心,被告应支付代建费用事宜达成协议。约定被告应支付代建费760万元,1999年底付清。现被告仅支付585万元,尚欠175万元,为此,请求判令:1、被告归还欠款175万元及利息(自2000年1月1日计至还清款项之日,按日万分之2.1计算);2、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及原告为实现债权所支付的费用33000元。

  被告安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答辩并反诉称:工商培训中心系被告与云南新联屋业公司合作联建,原告未曾垫资代建,《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代建付款协议书》是我方在受原告的欺诈、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与其签订的,我方根据此协议已支付了585万元,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并提出反诉请求:1、请法院撤销原、被告双方于1999年7月7日签订的《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代建付款协议书》;2、判令华盛公司归还其因重大误解而支付的585万元;3、判令华盛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张振宇律师以严密的证据充分证明了原告的主张,有力地驳斥了被告的反诉,经过庭审,法院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驳回了被告的反诉。被告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张振宇律师作了二审答辩,二审法院经过审理,维持原判。

  代 理 词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原告及反诉被告的诉讼代理人,先根据事实和法律的有关规定,谨发表以下代理意见,请予采纳。

  一、 本案没有争议的事实。

  根据法庭调查和双方的举证,对本案的事实,被告(反诉原告)承认双方签订的《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代建款付款协议书》的真实性和已经履行,承认该协议书上签字的段学甫是当时在任的安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局长;承认被告(反诉原告)从协议签订后至2002年4月27日,在长达几年的时间里先后向原告支付过585万元;承认本案涉及的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房产项目为云南新联屋业有限公司出资所建;被告(反诉原告)在其反诉状中用“……在此期间,反诉被告非法占用了该综合楼”的表述,承认了原告当时在实施对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房产的经营管理;被告(反诉原告)所举的云南新联屋业有限公司和原告的工商档案证实,反诉原告反诉状中的“在此期间”内,云南新联屋业有限公司是原告的法人股东,和原告是关联关系;被告(反诉原告)所举的云南新联屋业公司与昆明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施工合同、工程验收证明书,证实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房产项目的建设与被告(反诉原告)没有任何关系;被告(反诉原告)没有否认证人的云南新联屋业有限公司(现云南泰达屋业有限公司)股东身份。

  二、 被告(反诉原告)只是在毫无根据地耍嘴皮子功夫。

  被告(反诉原告)先在其反诉状中明白无误地讲述了其所以与原告签订《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代建款付款协议书》,并先后支付585万元给原告,是因为原告向其说了谎,使其相信了原告是新联公司变更名称而来的。在法庭调查中,面对审判长的发问,被告(反诉原告)代理人在无法自圆其说的情况下,不顾其反诉状中所谓受骗的理由,玩起了文字游戏。称原告欺骗被告(反诉原告),让其当时相信了该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房产项目是原告垫资所建,并说其是原告起诉后,向昆明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调取了技术档案后才知道受骗的。

  被告(反诉原告)的上述理由不仅荒唐,而且可耻。居然在庄严的法庭上为了逃避债务玩起了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以为自己把白的说成黑的,白的也就变成了黑的了。被告(反诉原告)上述所谓的理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

  三、被告(反诉原告)不是一般的合同当事人,是行使国家法定职权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

  公司的设立、变更,必须依法经过严格的程序,履行必要的手续。对被告(反诉原告)而言,是一项很普通,但却很严肃的工作。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职责,要求被告(反诉原告)依法办事。要证明你是什么公司,是经过什么公司名称变更而来的公司,在任何人面前都必须拿出工商登记的真凭实据来,更何况是在履行工商登记职责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面前。什么家族公司,什么公司由某某公司名称变更而来,什么某某人在某某公司工作等等,用这样的口头理由和现象来骗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被告(反诉原告)而言,无异于敲着钟,骗造鼓的说这是鼓声,可能吗?!

  四、被告(反诉原告)是否是轻信了原告垫资的欺骗,并且在原告起诉后,向昆明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调取了技术档案后才知道?

  1、当时的房地产项目移交问题。

  《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代建款付款协议书》第一条规定:“现应乙方(被告)要求,在本协议签署后无条件移交给乙方”。该协议已经履行,说明原告经营管理以及对该房地产项目拥有处置权的事实,被告(反诉原告)是明知并认可的。

  2、760万核算资金的问题

  《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代建款付款协议书》第二条:“乙方对该项目甲方核算的垫资金额表示认可”,说明被告(反诉原告)严格审查了该项目的相关材料,按常理建筑施工的所有材料是必须审查的,否则760万元金额从何而来,不审查岂不是严重的渎职吗?!这些材料上哪一项不是云南新联屋业有限公司所为?被告(反诉原告)能视而不见?!

  3、就该项目应交税、费的问题。

  《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代建款付款协议书》第三条约定:“在本协议签署前所发生的所有应交税、费(包括投资方向掉节税等),由甲方负责,在办理交纳过程中,乙方给予必要的协助”,该交税、费人是云南新联屋业有限公司,原告是经办人,被告(反诉原告)能不明知?!

  4、就本项目的资料问题。

  《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代建款付款协议书》第四条约定:“本项目在建期内的所有资料(包括图纸、完税证明等)由甲方整理后在本协议签署后一个月内全部移交给乙方”,该所有资料里难道没有项目建设造价费用的支出、发生等凭据?哪一项凭据不是新联屋业有限公司支出和发生的,被告(反诉原告)如何抵赖?!

  被告(反诉原告)的审查还会是原告说什么是什么吗?!被告(反诉原告)承认《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代建款付款协议书》真实,并已经履行。面对以上事实,换了被告(反诉原告)怎么进行欺骗?!被告(反诉原告)在法庭上以为抓住了“原告垫资”的表述,就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并企图通过一枚印章的真假来否认客观事实的存在,十分的滑稽可笑。

  五、《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代建款付款协议书》的签订和实际履行,是云南新联屋业有限公司将其合法债权转让给关联公司的原告处置,并已经通知了被告(反诉原告)的结果,被告(反诉原告)以受原告欺诈,产生重大误解为由进行抵赖是徒劳的。

  被告(反诉原告)反诉理由,全在其代理人的嘴上,没有任何证据加以证实。一是,其所举证据与其主张没有关联性;二是,在长达几年的时间里,没有一纸异议书;三是,如果存在欺诈的事实,被告(反诉原告)不可能不知道。被告(反诉原告)代理人试图在法庭上让合议庭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只要他闭上自己的眼见,所有的法官就什么也看不见了!纵观全案,被告(反诉原告)代理人,像是在对前安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有关领导和工作人员,作毫无根据的渎职控告!

  综上所述,本案之债是合法之债,被告(反诉原告)的反诉空口无凭,不过是玩掩耳盗铃的把戏而已。

  此致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代理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 张振宇律师

  2004年6月30日

  二审答辩状

  审判长、审判员:

  答辩人针对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作如下答辩:

  1、上诉人以云南新联屋业有限公司和答辩人的企业注册登记档案,来证实其捏造的“事实”-----答辩人长期欺骗上诉人,答辩人公司由新联屋业有限公司的名称变更延续而来;以昆明市第二建筑公司施工技术档案,来证实答辩人对其欺诈,十分荒唐、可笑!

  上诉人竭力想让法庭相信答辩人长期对其谎称,答辩人公司由新联屋业有限公司的名称变更延续而来,并且上诉人长期相信了答辩人的“虚假陈述”。从一审到上诉,上诉人对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安宁温泉工商培训中心代建款付款协议书》中“甲方原垫资代建”的表述大做文章,反复称答辩人欺骗上诉人,以“该综合楼实质是由云南华盛屋业公司实质代建为由向上诉人索要代建款”(见上诉状)。

  上诉人的以上两项诡辩,能够自圆其说吗?

  首先,所谓答辩人对其的以上欺诈是上诉人捏造出来的。既然上诉人提出了对其欺诈的主张,上诉人必须证明答辩人是怎么对其进行欺诈的。庭审中看不到任何这方面的一丁点证据,除了听到对方代理人不厌其烦地对法庭陈述,答辩人怎么怎么对上诉人说了什么什么,上诉人相信了答辩人说的什么什么外,看到的只是两份独立法人的工商注册登记档案和昆明市第二建筑公司施工技术档案,与其提出的主张毫无关联性。

  其次,从上诉人上诉状陈述的理由就不难看出,其捏造了以上两方面的事实进行诡辩。其既然称,答辩人长期欺骗上诉人,答辩人公司云南华盛屋业有限公司由新联屋业有限公司名称变更而来,并已经让其相信无疑了,答辩人还有必要画蛇添足地对其称“该综合楼实质是由云南华盛屋业公司实质代建”吗?既然云南华盛屋业有限公司由新联屋业有限公司名称变更而来,两者合二为一了,“实质是由……”,这样的提法除了强调综合楼不是新联屋业有限公司所建,有意义吗?

  上诉人对其主张提供不出有关联的证据,却无端指责“一审法庭遗漏上诉人在法定期间内提供的证据,判决书中只字不提,一审判决程序违法”,实质是一审法庭对上诉人举证的荒谬留足了面子,上诉人却不领情。上诉人自己根本不懂得证据与被证明事实之间必须有关联性这一简单的道理!

  云南新联屋业有限公司和答辩人的企业注册登记档案、昆明市第二建筑公司施工技术档案,没有藏着掖着,作为工商机关的上诉人为何在签订涉及760万付款协议的时候,怎么可能不去搞清楚答辩人公司是不是由新联屋业有限公司的名称变更延续而来,却轻信答辩人的所谓“虚假陈述”,而在面对175万元的起诉时,才由其律师想到要去证实答辩人的所谓“谎言”?是上诉人当时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严重渎职,还是上诉人律师捏造了答辩人欺诈的荒唐事实?从其证明的方式来看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了。

  上诉人的反诉是建立在捏造事实的基础之上的,至于什么答辩人当庭推翻之前的诉讼理由、什么公章是假的、什么泰达公司法定代表人无权代表泰达公司等等,全是毫无根据之言,不言自明。

  答辩人需要强调一个非常简单的常识:本“综合楼”既然不是上诉人所建,而产权已经登记在上诉人名下,上诉人应该清楚办理产权登记的程序和要求吧,向产权登记部门提供的资料,有哪一份是答辩人的,哪一份不是新联屋业有限公司的?明白了这个简单的常识,答辩人对上诉人长期欺诈存在吗?!

  2、上诉人根本不是实际上的合作联建一方。

  上诉人与云南新联屋业有限公司签订《合作联建协议》后,约定由其提供价值69.3万元的4.64亩土地。但实际上该土地款总计81.55万元均是由云南新联屋业有限公司交付的。上诉人分文未出,也就不存在什么合作联建的事实。

  为了赖账,上诉人不惜捏造虚假的事实,陷上诉人原来具体与云南新联屋业有限公司“合作”的人员渎职于不顾,用心可谓良苦!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此致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答辩人:云南华盛屋业有限公司

  2004年12月14日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