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陈某某贩卖毒品案

  一、案情简介

  昆明市某禁毒支队得到工作关系的消息,有一广东人(黄广忠,男,46岁,广东省电白县人)欲从昆明购买3公斤毒品海洛因,谈好交易价格为每公斤25万元人民币,并要求将毒品海洛因运送到广西南宁市进行交易,同时预付给禁毒支队的工作关系3.3万元港币和1.7万元人民币作为将毒品海洛因运送至广西南宁的运费。

  禁毒局为此成立了2006.04.13贩毒案专案组,到达南宁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经过化妆民警与对方协商,决定于4月21日进行交易。2006年4月21日下午,被告人黄广忠、陈旭培(男,33岁,广东省电白县人)在广西南宁市精通商务酒店755房间接到毒品海洛因准备离开时既被公安民警抓获,民警当场缴获被告人黄广忠所携带的黑色手提箱内的毒品海洛因9块净重3443克。之后,居间介绍贩卖毒品的被告人唐章云在南宁市鑫财宾馆905房间被抓获。缴获被告人黄广忠支付的购毒定金人民币17,000元,港币33,000元,从现场缴获毒资人民币529,047元、港币1000元及抵作毒资的号牌为奥AJ9320的红色本田轿车一辆。2006年4月21日,陈旭培因涉嫌贩卖毒品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6日被逮捕。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二、本案的焦点、难点

  本案的焦点:这是一起特情(本案中称为“工作关系”)获得有人欲购买毒品情况,由侦查机关派员化装介入,与毒贩实施“假卖”成交的案件,注定了焦点在于侦查机关的侦查行为是按照云南省公安厅《关于侦查预备贩毒案件暂行规定》实施的,法庭是否适用预备犯罪的相关规定进行判决,辩护应该从犯罪预备,还是犯罪未遂进行。

  本案的难点:本辩护人系审判阶段才介入本案的,被解聘的律师没有针对被告人陈某某具有检举本案同犯其他犯罪的情况进行工作,起诉书没有认定陈某某具有立功表现。如何使法庭认定陈某某具有立功表现,成为量刑的关键。


  三、代理意见

  (一)公诉机关的事实和理由

  公诉机关指控:(见案情简介)

  公诉机关认为: 被告人黄广忠、陈旭培、唐章云非法贩卖毒品海洛因,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一)项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决。

  (二)辩护意见和理由

  经过认真的分析和总结,结合开庭审理的情况,辩护人从以下几个方面提出量刑辩:

  一、对于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旭培参与贩卖毒品,辩护人不持异议,但侦查取证工作的粗糙令人遗憾。

  1、讯问笔录没有关注本案未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阿杰”,梁雄杰。此人在本案中起到重要的作用,被告人陈旭培以及被无罪释放的梁升日、梁雄平都是梁雄杰邀请来帮忙的。被告人陈旭培被利用帮助验货、转款以及用车子抵押;梁升日、梁雄平则准备负责运输。讯问笔录以及起诉书都回避梁雄杰的存在和其在本案中所起的作用,以至于案件事实没有查清。

  2、没有讯问清楚购买毒品资金的来源。根据被告人陈旭培的交代,其被犯罪嫌疑人“阿杰”利用帮助转款,购买毒品的资金除现金10万元是被告人黄广忠的外,全部资金都是梁雄杰的。仅因为被告人陈旭培被利用转款和支付现金,以及将车进行抵押,就含糊地将被告人陈旭培夸大为在本案的主犯之一,这对被告人陈旭培是不公正的。结合被无罪释放的梁升日、梁雄平的交代,可以认定漏网的梁雄杰是本案的主犯,起主要的作用,主犯漏网不应该在被抓获的从犯里再分出主从犯来。

  3、没有关注毒品到手后将如何进行运输和贩卖。本案虽然属于典型的“预备贩卖案件”,但本案查清购买毒品后如何进行运输和贩卖也是必须进行的工作,有助于查清案件事实以及犯罪嫌疑人在犯罪中所起的作用。遗憾的是侦查机关只将重点放在现场抓捕的人脏俱获上,没有严格按照“贩卖毒品罪”的犯罪构成,全面收集证据。

  二、被告人陈旭培在本预备贩毒案中,系被人利用的从犯,没有参与运输和销售的故意。

  三、被告人陈旭培具有法定的重大立功情节和酌定立功情节。

  陈某某检举了本案同犯黄广忠涉嫌的一起在深圳的抢劫犯罪,经过广东电白县公安局到黄广忠在押的看守所对其进行讯问,黄广忠交代,其1994年在深圳参与抢劫,1994年底被电白县公安局抓获,审讯时其爬窗子逃跑。

  四、被告人陈旭培的认罪态度好,主观恶性不深,没有前科,真诚悔罪。


  四、判决结果和理由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昆刑三初字第622号判决书判决被告人陈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判决理由:法院认定本案属犯罪未遂,陈某某系初犯,认罪态度好,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陈旭培有重大立功情节”的辩护意见,本院已予以注意并在量刑时充分予以考虑。


  五、办案心得

  通过办理此案,我认为作为辩护人,本案根据案件的事实进行辩护是正确的,尽管法院没有认定本案属于犯罪预备,但是辩护人关于本案属于预备贩毒案件的意见切入实际,对量刑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另外,查明被告人陈某某是否具有法定的从轻减轻情节,是律师义不容辞的责任,切不可粗枝大叶,马虎了事。‘


  六、辩护词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被告人陈旭培的辩护人,根据法庭调查的事实和法律的有关规定,谨发表以下辩护意见,请予采纳。

  一、对于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旭培参与贩卖毒品,辩护人不持异议,但侦查取证工作的粗糙令人遗憾。

  根据云南省公安厅公缉(1995)252号《关于侦查预备贩毒案件暂行规定》,本案是一起预备贩毒案。公安机关根据该规定用“假卖”的方法进行侦破,本辩护人没有意见。

  但是,侦查人员只将目光锁定在毒资的缴获上,不做深入细致的取证工作,就连讯问也是粗枝大叶。犯罪嫌疑人明明是七个,不论是“工作关系”的证人证言,还是“提取手机通话记录”和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的供述都证实了,他们是梁雄杰、黄广忠、梁茂、唐章云、陈旭培、梁升日和梁雄平。然而,作为主办地的昆明公安机关,他们所出具的“抓获经过”以及“起诉意见书”均只提到6名犯罪嫌疑人,对于漏网的主犯之一的梁雄杰视而不见,更别说进行布置抓捕了。这种严重不作为的工作作风,致使案件中关键的一环脱节,才有了第一被告黄广忠的不认罪以及第三被告唐章云的当庭翻供。更为严重的是,将被利用的被告人陈旭培推到了主犯的地位,将去交付毒资混同于是毒资的所有者,将抵押混同于抵款。

  对于主犯之一的梁雄杰的存在以及侦查工作中的粗枝大叶,公诉人与本辩护人的看法是一致的。公诉人甚至将梁茂、梁升日和梁雄平因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的原因,归结到侦查机关的以上不作为的严重失职上;本辩护人当庭也请求检察机关针对侦查机关的失职行为发出检察建议书。

  二、被告人陈旭培在本预备贩毒案中,系被人利用的从犯,没有参与运输和销售的故意。

  被告人陈旭培在广州经营自己的小饭馆,由于自己吸毒,在回老家电白县进海鲜等货的时候,被同一条街的朋友梁雄杰邀请到南宁帮助“验货”。一同前往南宁的,还有被梁雄杰邀请协助运输毒品的梁升日和梁雄平。在电白和南宁梁雄杰将购买毒品的独资存到被告人陈旭培的银行卡上,到南宁后,梁雄杰安排被告人陈旭培与被告人黄广忠一起去支付毒资和提“货”。由于毒资不足,梁雄杰要被告人陈旭培将车子作抵押,说你只要在南宁玩两天,“货”出手后马上用余款赎回抵押的车。

  以上事实,有被告人陈旭培以及梁升日、梁雄平等的供述、工作关系的证人证言、化装民警的证词、手机通话记录等证据均予以证实。

  以上事实说明:1、本案的主犯是全程参与的被告人黄广忠和漏网的梁雄杰,他俩策划并组织了这次犯罪活动。2、被告人陈旭培系被利用帮助付款和“验货”,将来的运输以及销售均与被告人陈旭培无关。

  起诉书错误地将被告人陈旭培推到了毒资所有者的位置,公诉机关既认识到了侦查机关的错误,又将错就错,将交付毒资混同于是毒资的所有者,将用车子抵押混同于用车抵款。

  结合被告人陈旭培在本案中所起的作用,我们来对比一下被无罪释放的梁茂、梁升日和梁雄平。

  梁茂参与了和被告人陈旭培一样的一同去支付毒资和提“货”的过程,其关键的一点是因为参与的任务是帮助看住“山东”,也就是公安的工作关系,不要让他乱走动,但是同去的人是去支付毒资他是明知的,去提毒品他也是明知的。为什么认定他证据不足?因为本案是预备贩毒案。也就是说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梁茂将有参与运输和贩卖的可能,结合他去的两个地点是去帮助看人的,所以在预备贩毒案无法认定他构成犯罪;梁升日和梁雄平也明知他们的任务是运输毒品,也知道谁、谁、谁去支付毒资和提“货”,但他们参与的阶段还没有发生,所以因为本案是预备贩毒案,也无法认定他们构成犯罪。

  被告人陈旭培和他们一样也是被利用的,他不参与运输也不参与销售,他是帮漏网的梁雄杰和被告人黄广忠支付毒资和验货的,他的参与虽然理论上为漏网的梁雄杰和被告人黄广忠将来可能发生的销售起了帮凶的作用,但是,他在主观上没有要参与运输和销售的故意,因此,被告人陈旭培的主观恶性不深,与梁茂、梁升日和梁雄平比较没有什么不同,区别仅在于参与的阶段中的任务不同。

  辩护人请求法庭根据云南省公安厅公缉(1995)252号《关于侦查预备贩毒案件暂行规定》,全面、仔细地审查,客观认定被告人陈旭培在本案中所起的作用。

  三、被告人陈旭培具有法定的重大立功情节和酌定立功情节。

  本辩护人当庭举出2006年6月29日电白县公安局对被告人黄广忠的讯问笔录和2006年4月22日南宁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三大队出具的“抓获经过”,以证实被告人陈旭培具有法定的重大立功表现和酌定的立功表现。

  公诉人当庭认定了“抓获经过”证实的被告人陈旭培的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的规定,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理。但对于2006年6月29日电白县公安局对被告人黄广忠的讯问笔录证实的被告人陈旭培具有法定的重大立功表现不予认定,把责任归咎为电白县公安局工作马虎。

  本辩护人认为公诉人是在主办地的公安机关和公诉机关,针对被告人陈旭培在看守所的检举和电白县公安局将讯问笔录移交的情况下,不作为,不认真审查的错误道路上坚持错误的继续。

  按照刑事诉讼的程序,针对犯罪嫌疑人的检举,应该有完整的材料。我们没有看到被告人陈旭培的检举材料入卷,没有看到相关公安机关的提审证入卷,没有看到对被告人陈旭培的询问笔录入卷,没有看到本地公安机关与外地公安机关联系及交接手续入卷。万幸的是这份电白县公安局的讯问笔录入了卷,否则,对被告人陈旭培的重大立功表现的认定和被告人黄广忠漏罪的查处将被掩盖!

  对被告人陈旭培的重大立功表现的认定和对被告人黄广忠漏罪的查处,是手握公权利的机关不可推卸的责任,绝不是检举人自己和其律师的义务。

  被告人黄广忠为什么在被告人陈旭培检举前一直称自己是黄广武?他在法庭接受本辩护人发问时还在声称自己有两个名字,一个是黄广忠,一个是黄广武,他两个名字都用。他其实只叫黄广忠,黄广武是他的哥哥!这正是被告人陈旭培检举的,并检举了他参与抢劫和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在电白县公安局的讯问下,他承认了自己叫黄广忠,黄广武是他的哥哥,承认了在深圳参与抢劫,后来爬窗子逃跑的犯罪事实。谎称自己叫黄广武,不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怕自己的其他犯罪事实暴露吗?终于暴露了,但我们的公安机关为什么视而不见?我们的检察机关为什么不认真审查?到了法庭上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份讯问笔录!不作为的错误行为延续到了法庭上,居然把错误归咎为电白县公安局工作的马虎。面对犯罪分子的重大余罪,面对犯罪嫌疑人的悔罪表现,我们的公安、检察机关就是这样的态度吗?!有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不作为是一种渎职的行为?

  作为本案的诉讼参与人,本辩护人将严重关注该事实的审查,以维护法律的尊严和被告人的合法权利!

  四、被告人陈旭培的认罪态度好,主观恶性不深,没有前科,真诚悔罪。

  综上所述,被告人陈旭培是被人利用的从犯,其有法定的重大立功情节和酌定的立功情节,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七条的规定,请法庭根据事实和法律,对被告人陈旭培作出罪刑相一致的公正判决。

  此致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 张振宇律师

  2006年11月30日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