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张七甲集资诈骗案

  一、案情简介

      张七甲,男,51岁,农民企业主,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逮捕。红河州人民检察院向红河州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1999年9月至2000年11月期间,被告人张七甲以付高息为诱饵,采取“吸纳”、“拢賨”等手段,向杨二囡等72人非法集资4740.457万元,用于“拢賨”等非法活动,致使1095.439万元资金无法挽回,造成特别巨大损失,构成集资诈骗罪。

  张振宇律师从涉案资金的性质、被告人吸纳资金的性质、被告人涉嫌犯罪的性质以及起诉书指控的数额等方面展开辩护,最终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张七甲有期徒刑十五年。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本案被告人张七甲的辩护人,根据庭审调查的事实和有关法律,谨发表如下辩护意见,望法庭予以采纳。

  一、对张七甲涉案资金应区别对待。

  首先,在起诉书指控张七甲吸收的总金额3889.227万元款项中,应按照其性质的不同将上賨、拢賨的部分和吸纳的部分加以区分----上賨资金与吸纳资金有着本质区别。上賨是非法集资吗?有拢有上,成为互助形式;光拢不上,则属集资诈骗,关键要看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之故意。上賨是相互间的行为;吸纳是单方行为。在庭审中,检察机关将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资金混为一谈,明显是对张七甲的行为作出了错误的认定。

  其次,张七甲并不是上賨、拢賨规则的设计者、制定者,上賨、拢賨所产生的结欠结果也是张七甲主观因素以外的原因造成的。

  二、对张七甲吸纳资金的行为的性质应区别对待。

  首先,从主观上看,张七甲为什么不向银行贷款?为什么要吸纳?庭审中的大量事实表明,张七甲作为一个农民企业家,响应政府号召兴办各项产业,在向银行贷款行不通的情况下,只能向本地“防水”(即放高利贷)的人“吸纳”(即借高利贷)。特别应该强调的是,表面上张七甲吸纳资金具有非法集资的性质,但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对非法集资的解释,被募集(吸纳)的资金是合法的。然而本案被吸纳的资金却是高利贷者为谋取非法利益“放水”的资金,高利贷者因张七甲急需资金周转,乘人之危索要高额利息。这一关键问题公诉机关予以回避,是极不严肃的。因此,本案张七甲吸纳资金的行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对非法集资的解释,针对集资诈骗罪而言属法无明文规定的行为,以非法集资定性应区分情况,慎重处理。张七甲不堪忍受高利贷利息的重负,在朋友的介绍下,参与了上賨这种泸西自古形成的、全县上下都参与的民间自助形式(至少张七甲是这样认识的)中,以便资金周转。公诉机关指控的集资诈骗罪要成立,必须使用欺诈的手段。而张七甲在吸纳存款时,并没有隐瞒真实意图、编造虚假情况欺骗他人,“债权人”正是希望通过借款给张七甲上賨、投资从而获取高额利息,对张七甲吸收存款的目的是早已明知的。张七甲的目的仅仅只是借款周转,办好企业,毫无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意图。

  其次,从客观事实看,所借的钱被张七甲占有了吗?事实正如公安机关在《起诉意见书》中所述,张七甲所借的资金,用于建盖加油站,搞绿色产业,而决非用于个人挥霍,更从未用于“放水”、赌博等非法活动。对此,检察机关作为负有举证责任和调查义务的职能部门,竟然在未经调查也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的情况下,一口咬定张七甲将资金用于“拆东墙补西墙”,显然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再次,从检察机关定罪的依据来看。纵观整个庭审过程,检察机关认定张七甲为集资诈骗罪的依据就是在专案组主持下形成的《清欠(砍帐)协议书》。砍帐的目的是为了搞清债权债务关系,因此,不管张三、李四,只要形成三角连环债,都可以相互“砍”。砍来砍去的结果,最后的债主就可能从张三变成了李四,这在民事法律行为中属于经当事人之间协商一致后债权债务的转移。“砍帐”用于处理集资诈骗,作为弄清诈骗事实、后果的依据,则切不可为。且不论是否构成集资诈骗,根据“砍帐”后的结果,公诉人能告诉我张七甲诈骗了谁吗?连诈骗了谁都不知道,集资诈骗罪能成立吗?!

  三、张七甲只能定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非法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区别,关键是看其行为侵犯的客体---国家金融秩序和公众的财产,还是一个客体----国家金融秩序。区分张七甲的行为性质,关键就是看其是否具有非法占有公众财产的故意,只要是用于投资,就不能以赢利或者亏损作为定性的依据。依照公诉人的逻辑,只要债务大于债权,企业利润尚不足抵偿债权,张七甲就是诈骗,那显然是客观归罪。

  四、起诉书中所指控的数额与事实不符。

  1、起诉书中指控张七甲非法集资4740.457万元与事实不符。从卷宗材料来看,张七甲拢賨金额为3448.360万元,吸纳资金440.867万元,共计3889.227万元,不知检察机关从何得出张七甲非法集资高达4740.457万元的金额。

  2、起诉书中“张七甲使资金1095.439万元无法挽回,造成特别巨大损失”的指控与事实不符。从卷宗材料来看,张七甲拢賨3448.360万元和吸纳资金440.867万元共计3889.227万元,其中上賨用去3330.675万元,其余用于建加油站、搞绿色产业(即558.552万元);另一方面,在清理砍帐后张七甲债务为773.435万元,债权为269.882万元(即砍帐后张七甲债务为503.631万元)。由此可见,第一,张七甲所欠债务实际为503.631万元,而非1095.439万元;第二,检察机关并没有对张七甲所投资的加油站和绿色产业进行任何的评估。在未清算的情况下,不知检察机关又是从何得出张七甲造成了1095.439万元的巨额损失!

  综上所述,查明事实真相、分清原因是正确适用法律的前提和关键。公诉机关以集资诈骗罪定性有误,张七甲只应对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440.867万元的行为负责。望法院明断,维护被告合法权益。

  此致

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 张振宇律师

  2002年8月2日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